告别煤炭开采公益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文章 

我们将以怎样的方式跨入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门槛

2021-2-3 15:23:16| 浏览:981|

摘要: 这是前段时间我公众号上的一篇文章,反响强烈。分享在自己的网站上吧。


src=http___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_images_20180820_08f2ef8161a84243bfc82e6c7a77aec5.jpeg&refer=http___5b0988e595225.cdn.sohucs.jpg

 

引子

望着来自西伯利亚的寒风使劲摇晃着窗外冬日的树干,我打算用看部R级大片的方式惬意的度过这个难得的周末。不幸的是,电脑推送的却是一部恐怖阴郁的R级影片德语版的《浮士德》。当我怀着郁闷的心情看完此R级,而非羞羞的R级后,代价是直接失眠——浮士德里发人警醒名句萦绕在脑海久久不能散去。


I

……你到底是什么人物?

有一种力量,

它总是想作恶,又永远在造福,

我就是它的一股。

——歌德《浮士德》

我突然意识到今天之所以能看到《浮士德》,一定与大数据算法有关。由于我经常看德语文章,又好附庸风雅,这次加上R级限制条件,在算法看来,非《浮士德》莫属了。想到这里,一阵紧张,赶忙翻身爬起来找到了2015年达沃斯论坛主席施瓦布先生写的《什么是第四次工业革命》。我们似乎都记住了他前面说的:


第四次工业革命突破了去过线性发展的速度,以从未达到过的指数级发展速度,将所有国家的行业抛入混乱的漩涡。它彻底的改变了现行的认知系统,包括什么是产品、管理和治理措施。带有数据处理和存贮功能的移动设备史无前例的将全球数十亿人连接在了一起,为知识传播和科技创新带来无限可能。它使技术瓶颈得以迅速突破,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物联网、自动驾驶、3D打印、纳米和生物技术、材料科技、节能和云计算等成为典型代表。


这些话就是我们今天津津乐道的所谓跨界发展、降维打击、供应链颠覆等五花八门的新理念来源。确实过去的行业边界和准入门槛被完全颠覆,阿里不仅做网上交易,还搞起了金融业务,甚至深入到医疗救治领域;恒大不仅要盖房子,据说他的新能源车马上也要出来了。汽车大佬们用两个世纪的努力,建立起的准入门槛,轰然倒塌。甚至是我,过去只是不敢迈进专卖店的大门,然而现在连超市都懒得去了,轻轻一点,各种美食、衣物统统送到家门口。我们真的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科技力量。基于大数据的云计算,准确预测了我们可能感兴趣的事务,使我们的生活更加美好、更有效率。甚至只要我们能想到的,都在逐步做到。


然而在经济大咖们吐沫横飞的介绍第四次工业革命带来的种种变革和发财机遇的时候,不知他们注意到施瓦布先生文章的后半部没有。他说:


我属于那种对新技术抱有热情态度的技术先驱型的人物。但是有时我也在问自己,是否技术进步将势不可挡,而人的特征不再是最重要的。技术进步的力量是外源性的,人们无法控制。我们作为公民、消费者、投资人都有责任使这一演变有益于人类的进步。我们应该把握第四次工业革命这一历史机遇和方向,塑造我们共同的奋斗目标和价值观。


当我们站在第四次工业革命门槛上的时候,有必要厘清信息共享和隐私的边界,有必要认识互联网技术与金融资本融合的结果,更有必要明白大数据会如何改变我们对生命、健康和感知能力的定义。如果不搞清楚这些问题,最坏的结果是人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被机器人同化,没有了感情、没有了灵魂,失去了作为人的意义,成为资本和技术的附庸。

II

已经到手的,人总会觉得平淡
他对最高
的幸福习以为常
就得陇望蜀,更做非分的痴想,
他逃避太阳
,却想靠寒霜取暖

——歌德《浮士德》

前一段时间,闹的沸沸扬扬的Jack马外滩金融峰会事件,其实就是一个我们以怎样的姿态面对第四次工业革命引发的数据革命浪潮,而我们又会以怎样的道德标准使用大数据工具为人类服务的问题。表面上看是Jack马用夸张的比喻,惹恼了一众国内金融业掌舵者,实际上,剔除那些哗众取宠的词藻后,他点明了目前国内包括全世界金融领域都存在的两个问题:


一是现在的金融监管体系有问题。但是他说中国的银行没有监管也不恰当,因为今天的这个问题来源于金融监管跟不上信息技术前进的步伐,因为随着人工智能的兴起,机器具备了自主的学习能力,而机器的智商是几何倍增长的,机器创造的复杂金融模型和嵌套式盈利模式,不是人类精英们一时半会能闹懂得,更何况目前机械和线性的制度审批流程也会极大降低监管改革的效率。


二是他认为现在的银行业没有创新,是当铺思维,而创新就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这就是Jack马不厚道了,银行业就是起源于典当和金匠行业,有当铺思维不足为怪,你说的金融创新无非就是以“信用”为抵押的放贷活动。在银行角度来看,给我作无抵押贷款就像牌桌上赌大小,赔率有50%;但银行不知道Jack马已经抽老千了——他坐拥海量大数据资源,自然知道我的还款能力和钱藏在哪——所以他放出的贷款基本不会失手,1%的违约率算高的了。


实际上Jack马在用率先掌握的新技术革命的利器,一手敲打现有的金融体系,一手大发横财。但这不是最重要的,如果正如他自己说的:


现有金融体系应着眼于服务中小企业、年轻人和下一代……去建立一个真正属于未来、属于年轻人和下一代,属于这个时代的金融体系。


真这样,一手帮扶底层人们脱贫致富,一手携科技之力,孜孜不倦,帮助国家优化金融监管,这也算是国人的幸事了。但Jack马所做的,些许像《浮士德》里的梅菲斯特,他知道人类的弱点——喜钱、好色——然后通过花呗、借呗让穷人体会到了提前消费的快感,成为年轻人顶礼膜拜的最伟大金主。但是那些所谓的穷人不知道的是,梅菲斯特要的是人类的灵魂,事实是蚂蚁金服通过这两大工具趴在他们身上不停的吸血,不仅会榨干这些年轻人对未来的憧憬,还会逼迫他们最终把灵魂出卖,对未来绝望。


资本向来不会管老百姓的死活,也不会管国家的利益,因为资本本就无国界。然而当大数据的应用脱离了道德的底线,对信息的把控突破了人类良知,新技术革命也会掀起浊浪。你瞧,大洋那边的同行们,对挣钱这种小儿科已经玩腻了,开始了新的“伟大冒险”。

III

他野心勃勃,老是驰骛远方,

也一半明白到自己的狂妄;

他要索取天上最美的星辰,

又要求地上极端的放浪,

不管是在人间或天上,

总不能满足他深深激动的心肠。

——歌德《浮士德》

大洋彼岸今年最激动人心的大戏算是美国大选了。本来一个很简单的逻辑——点数字的问题,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浪潮下,也变得光怪陆离。施瓦布先生早就警告:


现在世界上有超过30%的民众通过社交媒体平台,学习知识,交换信息,联络感情。在理想世界中,这将是一个跨文化交流融合的机会。但也会使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错误信息在个人和团体中迅速扩散,使激进的想法和意识形态在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改变人们的认知。


我首先声明,美国大选不关我事,只是想通过公开信息观察一下媒体在本次大选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由于两位候选人的得票在所谓“摇摆州”过于接近——按照美国媒体自己的说法,尽管拜登这次以306票对232票赢得选举人团,且比特朗普多获得700万张普选票,但特朗普在12个“战场州”的平均得票率差距,落后拜登不到0.1%——现任总统特朗普认为选举不公,他说那些个掌握公众知情权和大数据资源的美国信息数字大佬们操控了选举。他的律师团队举例拜登次子亨特的丑闻事件说:


最近,随着多个政府部门公开对拜登家族的相关调查,美国三大电视网终于开始报道拜登次子亨特的丑闻。不过,据福克斯新闻统计,连花最长时间报道亨特的NBC电视网也只花了1分16秒;再来是CBS报道45秒,最后是ABC只花了30秒。而CNN姗姗来迟才报道相关话题。而且就在不久前,CNN被曝出其晨会连续数周被录音并泄露事件。录音显示,CNN总裁扎克要求员工避免在选举期间谈到《纽约邮报》所报道的亨特事件。


麦克劳克林(McLaughlin)民意测验表明,由于受到审查和压制,拜登的支持者中有36%的选民从未听说过亨特·拜登硬盘门丑闻的故事。一旦发现,有13%的人表示不会投票给拜登。这会导致占总数4.6%的拜登选民流失——意味着特朗普会取胜。


国会参院国土安全委员会主席罗恩·约翰逊说:“我们现在发现,主流媒体对于干扰我们的选举有非常大的影响,比任何来自俄罗斯的干预都严重。”


估计美国的苹果、谷歌、亚马逊和Facebook的老板会轻蔑的一笑,现在推上前台的新闻媒体至多算是跑龙套的,真要是这“四大天王”联合出手,特朗普估计早就被碾成了渣渣。其实当互联网公司拥有了参与社会基础设施建设的权力时,社会运行的风险就已经陡然加大。《经济学人》在2016年就指出随着互联网公司利润的飙升,证明了经济领域的市场竞争已经衰弱。他们不仅挤占了中小企业的盈利空间,而且通过互联网无孔不入的触手,轻而易举的打开了尚未发掘的细分市场。创新成为互联网垄断企业的专利。


最让人头痛的是,“四大天王”不仅在经济领域开始实施全面垄断,而且在政治上也似乎取得了一致意见。2020年年中,当特朗普发现自己的推特账户受到限制,打算又一次挥起反垄断的大棒。然而刚刚透出一点风声,华尔街先坐不住了。6月3日美国股市大跌,仅“四大天王”就掉了1700多亿美元,丢掉了相当于新西兰全国几乎一年的GDP,看着掉头向下的美国股市和“四大天王”影响下的数亿计人的生计,靠经济上位的特朗普只好无奈的放下了手中的大棒。至此之后,除了军队实际上已经没人能阻拦前副总统的上位之路。

IV

一切无常世象,无非是个比方。

人生欠缺遗憾,在此得到补偿。

——歌德《浮士德》

有朋友吃饭时告诉我,马克思主义的理想应该会很快实现。然后慢吞吞的补上后一句:在虚拟世界中实现。看着还是一脸迷茫的我,他说:你一定听说过马斯克的脑机接口实验吧。我们人对物质世界的感知必须反映到大脑中,其实就是大脑认为这个东西是物质的,它就是现实的;大脑认为这个东西是虚幻的,那它就是不现实的。像在梦境中的感觉一样,当技术发达到你被植入的芯片可以控制大脑以后,大脑会将虚幻的东西,当成物质的东西,你在虚幻中就有了真实感受。


真正的理想社会近期确实无法实现,因为人类的道德还远未高尚完美,大多数人如果让他按需所取,他马上想到的肯定不是国王就是金钱和美女。这样的需求,就是一万个地球的产能也满足不了,所以人类目前唯一能实现的路径就只有虚拟技术了——只要轻轻一点,你可以马上唤出东方气质的海伦和你翻云覆雨;只要轻轻一点,你就可以在椭圆办公室指挥千军万马;只要轻轻一点,所有想法,统统变成“现实”。


正如马斯克所说,脑机接口原则上可以修复一切大脑问题,科学家们已经在脑机接口应用上取得了系列成果。包括:一是通过意念控制机器,代替人类身体的一些机能,修复残疾人生理缺陷。二是改善大脑运行,让我们时刻像刚睡好觉醒来一样,精神抖擞、注意力集中、思维敏捷,能高效清醒的去做一件事情。三是复制大脑海马体记忆密码,通过芯片植入另外的大脑,实现记忆移植,让我们短时间内拥有大量的知识和技能,获得一般人类无法获取的超能力。四是像科幻、武侠电影中一样,不用语言,用意念沟通……


看着马斯克迷人的微笑,我觉得事情似乎没有这么简单——这些功能照样可以反着应用——用机器控制我们的意念。我能想象到,那时的现实可能是:大部分人已经被植入了芯片,我们的寄居之所只有蜂房那么大,仅能容身。当我们每天傍晚从蜂房爬出来,看到的是城市里垃圾遍地,恶臭熏天,破败不堪的建筑在残阳下摇晃。当我蹒跚的走到街上,推开一扇腐朽的门框,对着里面喊了一声“来碗面”,一个同样瘦骨嶙峋,目光恍惚的中年人钻了出来,拿着一碗像是凉粉一样的东西撂在桌上,然后熟练的拿着一个带针的仪器直接插入我的脑门,丧气的说:哥们你已经基本没有数据价值了,明天就别来吃饭了。我没敢抬头,吞咽着这些难以下咽的东西,心想脑子里哪里还有什么美好的回忆和深邃的思想,有的也早被你们掏空了……呸,真难吃。我艰难的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回到街上,远处灯火通明的智慧塔,挺立在城市中央,塔尖直插云霄。那真是一个美妙的去处,是思想和智慧的来源,是一切生命的归宿。当我怔怔的望着这个庞然大物时,一股夹杂着腥臭的狂风卷起漫天的沙尘,打的我睁不开眼睛。昏暗中我拖着疲惫的身躯,摸索着爬回了蜂房,躺在床上,接入系统,柔和的阳光从森林的缝隙中播撒开来,美丽的海伦带着轻盈的微笑,向我走来……


施瓦布先生说:围绕人类和人类价值观来讲,我们在这次工业革命中必须取得成功,人类的特征是第一位的,这将决定我们的未来,我们的生活。

V

善良人在追求中纵然迷惘,

却终将意识到有一条正途。

——歌德 《浮士德》

英国著名的保守主义思想家爱德蒙.伯克在《法国革命论》中说:


多亏我们对变革的坚韧抗拒,多亏我们冷峻持重的国民性,我们还保留着我们祖先的特征。我认为,我们并没有丢掉十四世纪思想的大度和尊严,也没有把我们自己变成野蛮人……


正因为当今社会人类存在着自由主义、社会主义和保守主义三大意识形态,才使人类社会没有丢掉自我修复的能力,当自由主义展开勇敢地翅膀,满怀希望朝着永恒之境翱翔时,是保守主义拖着她的后腿,绑上了道德的砝码。总之思想的多样性和社会制度的多样性保证了人类社会成功渡过无数激流险滩,至今屹立在这颗蓝色星球之上。


这不,当人类意识到第四次工业革命可能会从信息采集和隐私暴露开始,互联网巨头通过大数据和算法逐步控制我们的喜好和情感,并通过其巨大的影响力改变对生命,健康和感知能力的定义,导致一些道德和伦理标准有被颠覆的危险时,作为公共利益的守护者——政府,首先站了出来。


2020年12月16日,德国>>Tagesspiegel<<报道:欧盟竞争事务专员Margrethe Vestager和内部市场专员Thierry Breton向欧盟理事会展示期待已久的数字平台立法方案——《数字服务法》。它首次包含了专门针对大型平台的规则。欧盟委员会认为因为大型平台产生了“社会危险”,所以它们应该更好地应对“系统性危险”。为此,新的法案要求:


平台必须允许外部测试、审核并共享“所有相关数据”;平台必须呈现过程和结果,在此基础上确定它们是否充分遵守规则;平台必须为《数字服务法案》任命一名特殊的合规审查官;平台之间应制定“行为准则”,例如关于其处理虚假信息的标准。如果他们遵守这些行为准则,它们才被视为合规。


原则上,仅存储或转发信息的服务(例如托管提供商,网络提供商或电子邮件服务)平台应免除责任。但平台还应该使来自“受信任的举报者”的消息在程序中得到优先处理。平台应该能够有效地删除非法内容。用户也可以更容易对平台做出的决定采取行动。平台应该使最重要的决策参数透明化,以一种易于理解的方式向用户解释他们所看到的信息如何被优先考虑。用户应该有机会主动更改这些参数。


欧盟将在每个成员国中设立所谓的数字服务协调员,作为新的监管机构,可以与数据保护机构进行协调。然后,个人或组织应该能够向本国的数字服务协调员提出投诉。为了监视大型平台对规则的遵守情况,数字服务协调员以及委员会将被授予在平台上访问数据,文档和信息的广泛权利。例如,为了评估可能的风险和损害,可以要求有关内容系统或推荐系统提供算法系统准确性的测试数据。


同样的,在12月18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公报中也出现了:“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的表述。公报说:国家支持平台企业创新发展、增强国际竞争力,支持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同时要依法规范发展,健全数字规则。要完善平台企业垄断认定、数据收集使用管理、消费者权益保护等方面的法律规范。要加强规制,提升监管能力,坚决反对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金融创新必须在审慎监管的前提下进行。


另外,据路透社报道,10月20日,美国司法部对谷歌发起最大规模反垄断诉讼,这次为2000年微软案以来全球最大的反垄断案件。11月10日,据欧盟委员会报道,历经一年多的反垄断调查,欧盟认定亚马逊违反了反垄断法,滥用“大数据”为自营产品牟利……


正如浮士德一样,当人类踏入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门槛时,也许会迷茫,会走失,会忘掉初心,然而只要人类的道德和良知依然存在,人们总会找到归途。我相信在人类自己的创造力、情感、责任感的带动下,人类终将发展到一个新的历史阶段,成为一个新的集体,一个以新的道德意识和共同命运为主要特征的集体。


我们现在必须行动起来,为实现这个目标共同努力。

 

让我回到那个时代……

那时,我还在成长之中,

那时,诗泉滚滚而来,日新月异地不断迸涌。

那时,雾霭笼罩着世界,蓓蕾有可能蔚为奇观,

那时,我去从谷之间,把盛开的百花采来,我一无所有,却满足异常,

因为我追求真理,爱好幻想。

——歌德 《浮士德》


src=http___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_images_20170819_130afa41caa64e038db9d423622a8cf9.jpeg&refer=http___5b0988e595225.cdn.sohucs.jpg

 


热门文章

更多

专题文章 Fachartikel

更多

友情链接 Hotlink

申请 Antrag>>


中德文化之桥

晋ICP备15006854号 工作邮箱:unbergbau2015@126.com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注更多资讯

Scannen Sie den QR-Code mit Ihrem Mobiltelefon, um auf weitere Informationen zu achten. BIND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