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煤炭开采公益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文章 

由一篇采访报道引发的漫谈

2022-2-11 15:24:36| 浏览:261|

摘要: 那些个大资本家、社会精英们是时候拂去覆盖在你们甲胄上的尘土,重拾先辈勇气的时候到了。你们的竞技场是这颗蓝色的星球,不仅仅是奥运会的比赛,更不在乌克兰的边界。



这篇文章4000多字,分两个部分,前面是翻译的一篇德国采访报道,题目是《奥拉夫.舒尔茨自信地做到了》。如果不感兴趣,读者可以直接跳到后面看我的漫谈。

 

WechatIMG2796.jpeg


西方与俄罗斯的冲突能走多远?

美国和德国真的齐心协力吗?

 

这是一篇《明镜》记者的专访。对象是Josef Braml,一位美国问题专家。这位拥有博士学位的政治学家长期在德国对外关系委员会 (DGAP) 工作,现在是三边委员会德国小组的秘书长,该小组是德国政治和经济决策者之间对话的平台。美洲、欧洲和亚洲合作解决地缘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他还在他的博客 usaexperte.com ”上发布了同样的分析。

 

Braml 先生,在Olaf Scholz抵达华盛顿之前,有人谈到了第一次访问困难而压力大——总理做的怎么样?

 

Olaf Scholz 自信地做到了。我的印象是,他总体上自信地处理了他作为新总理面对的复杂情况。

 

德国驻华盛顿大使艾米丽·哈伯(Emily Haber)在致联邦外交部的一封信中报告称,美国正在对德国在与俄罗斯的冲突中的可靠性失去信心——“与普京同床共枕”是她的名言之一。那么在总统和总理表现出团结之后,华盛顿现在是否消除了这些疑虑?

 

我想知道是狗摇尾巴还是尾巴摇狗。我的意思是:德国和欧洲必须扪心自问,他们是否还能依赖美国。乌克兰也应该问自己这个问题。我的印象是,我们不能再依赖美国的保护,应该做更多的事情来与法国一起发展我们自己的军事能力。

 

为什么我们不能再这样做了?

 

拜登承受着压力,他在国内的领导力薄弱,在外交政策上也犯了错误,例如仓促撤离阿富汗。德国是否向乌克兰提供武器并不是决定性的。这取决于美国如何应对俄罗斯可能对乌克兰进行的侵略。俄罗斯人知道这一点,这就是他们直接与美国人交谈的原因。

 

西方应该给普京势力范围,鼓吹乌克兰的“芬兰化”吗?所以你不相信拜登和肖尔茨对团结和伙伴关系的承诺?

 

当然,这样的口号是在发布会上发出的。但我们清楚地知道,当事态发展到紧要关头时,美国人会以强硬的方式推动自己的利益。当他们撤出阿富汗时,不会理会其他人,这就是我们现在的问题。威慑仍然很重要,我对拜登总统充满信心。因此,我们应该与法国讨论“欧洲联军”是否也无法保护欧洲。但这不仅关乎威慑,还关乎外交。我们不能把它留给与我们有不同利益的美国人。因此,奥拉夫·舒尔茨与伊曼纽尔·马克龙一起重振诺曼底会议是明智之举。

 

为什么拜登软化核威慑?

 

作为奥巴马的副总统,在竞选期间,他提倡美国核武器应该只威慑俄罗斯的核攻击——关键词“唯一目的”。任何放弃先前核威慑模糊性的人都会损害常规领域的威慑力。然后我们赤身裸体地站在那里。因为拜登正在犯具有历史意义的外交政策错误——我是说阿富汗。

 

拜登总统明确表示,如果俄罗斯侵略乌克兰,北溪 2 号天然气管道将停止。在您看来,他的说法是否得到了总理的批准?

 

总理没有做出承诺。他谈到了模棱两可的必要性,根据这种模棱两可,对手不应该确切地知道在紧急情况下是什么威胁着他。如果俄罗斯人攻击乌克兰,北溪 2 号的命运将无法挽回。

 

普京最近访问中国,并得到了对遏制北约的支持。中国在当前冲突中扮演什么角色?

 

我们现在正在将俄罗斯人推入中国人的怀抱。我们应该说服乌克兰放弃加入北约的目标,争取像芬兰一样的中立地位。2008年,德国政府有充分理由反对美国将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纳入北约保护。普京不会接受北约扩张到它的极限。回想一下,去年他在这方面威胁要搞“核海啸”。这是关于影响范围的。现在谈论价值观并且只坚持自决权的任何人都应该记住,当俄罗斯导弹要驻扎在古巴时,美国给予古巴多少自决权:没有。我们不会解决这样的冲突。

 

这不仅关乎价值观,还关乎俄罗斯签署的保证欧洲稳定的国际协议。如果我们自己放弃这些,我们自己就是在质疑我们想要维护的国际秩序。

 

无论如何,国际秩序都是有问题的。我们不再处于一个基于规则的世界,因为美国、俄罗斯和中国都已经不再遵守规则。我们必须面对现实。如果我们向乌克兰提供武器,他们会得到什么?这是一个玩世不恭的游戏,这让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对欧洲的要价更高。

 

我们不应该把这个决定留给乌克兰人吗?

 

当然。这就是为什么我主张向乌克兰人明确表示他们不能再依赖美国人了。如果他们明白这一点,他们也会为他们的未来得出其他结论。没有美国人会为乌克兰而死,美国在该地区只有边缘利益,对他们来说真正的冲突是在印太地区与中国的冲突。但是,不允许北约进一步靠近其边界,这符合俄罗斯的重大利益。

 

写在后面:

 

本来不想再谈关于乌克兰的问题,但是德国新闻铺天盖地的在谈论这个事情,所以只能硬着头皮再翻译一篇了。想想也是,自家边界可能马上成战场了,媒体如果冷饭热炒冬奥话题,确实不太应景。

 

之所以选择这篇采访,我认为这位德国专家直言不讳的说了很多大白话,不论是德国人自己,还是乌克兰人、美国人,甚至是中国人都听得刺耳,但又不得不承认,这就是当前现状。不知大家读完这篇专访有没有这样的感觉,那就是他的观点与刚刚由于发表错误言论被免职的德国海军上将舍恩巴赫(kayachim schönbach)有异曲同工之处。不知是巧合,还是德国人心里就是这样想的。毕竟总理舒尔茨自己也在飞机上,回答记者提问时说:我们不能把所有牌都摆到桌面上。Man muss nicht immer alle Karten auf den Tisch legen

 

说到舒尔茨访美,与两位领导人摆pose宣誓德美友谊牢不可破不同,媒体把注意力全都放在拜登表示:“北溪二号天然气管道必须终止”这句话上。俄罗斯媒体大喊:瞧,德国还不是个完全独立的国家……然后人们转头等着这位新任总理怎么回答,舒尔茨却轻轻飘过,直接回避了这个问题。最终在飞机上说了上面那句话。

 

一向小心谨慎的拜登,为什么突然大言不惭的替德国做起了主?实际上恰恰说明美国心里没底,乌克兰和俄罗斯都一触即发了,美国大兵也都派过去3000人了,德国送了五千顶钢盔和一个野战医院,这是什么意思?怕人死了,没有收尸的?所以美国的做法:一是告诉德国,还没轮到你全权做主的时候,美国还是你的保护国;二是拜登人气太弱,借此机会秀一下肌肉;三是进一步挑拨德国和俄罗斯的关系,只要舒尔茨接话,不管说什么,德俄关系就受损失。所以我们看到,舒尔茨笑眯眯的大谈德美友谊,就是对此一字不提。

 

既然说多了就再多说点。

 

与中国人对资本家或资本主义的印象普遍不佳不同,不少西方人将资本家作为民主制度的守护者。记得德国铁路的创始人,有“鲁尔之父”之称的弗雷德里希.哈克特先生(Friedlich Harkort)这样评价大资本家:“在工业人群中,大资本家脱颖而出,他们就像中世纪的圣骑士,聚集在国王的麾下,为需要保护的老人和年轻人付出代价,甘愿冒冒险获利或承受失败……他们就这样英勇无畏。”

 

美籍奥地利政治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Joseph Alois Schumpeter)也在《经济发展理论》一书中提出生产技术的革新和生产方法的变革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有至高无上的作用。他说,只有资本家实现创新,“创造性的破坏”经济循环的惯行轨道,推动经济结构从内部进行革命性的破坏,才有经济发展。资本家从事“创新性的破坏”工作的动机,固然是以挖掘潜在利润为直接目的,但不一定出自个人发财致富的欲望。他指出,资本家最突出的动机来自于“个人实现”的心理,即“企业家精神”。美国早期的资本家就是靠着这种企业家精神,通过金融资本与技术积累的紧密结合,实现了第二次和第三次新技术革命,即电气革命和计算机技术革命,不仅使美国变得无比强大,这股力量也通过经济发展惠及到广大工人阶级和下层群众,使美式民主得到空前发展和认同。然而新技术革命的红利总会边际递减,这就需要以一次新的技术革命来创造性的破坏原有经济循环,带领经济社会发展到更高层次。然而目前的情况是:即使扎克伯格这样的顶级资本家也逐渐脱离了企业家精神,想不出第四次工业革命究竟是什么样子,拿着个不着边际的“元宇宙”概念在忽悠股民,自己则躺在FACEBOOK平台上当地主过日子。只是这种虚幻的岁月静好,被美国唯一还具备“骑士精神”的话痨马斯克捅破了,比如他表示元宇宙概念中没有新技术,穿戴设备也不符合人体工程学……然后就是大家看到的剧情——美联储加息,美股大跌,不明真相的人们又被收割一遍。这实际上反映了资本家们在技术创新上的无奈——数字科技泡沫无法支撑起第四次工业革命的要求,面临再次破裂;金融资本现在只乐于套利吸血,对真正有潜力的技术创新缺乏信心,美国政府也就只好开动直升机撒钱维稳……奈何,一个无法搞真正技术创新的资本主义,就像走入晚期的恒星,迟早要从内部坍塌。

 

所以美国最近的一系列外部动作就不言自明。就如同当年的罗斯福新政不能真正挽救经济危机,只是拖延它的再次爆发一样,只要拖到其他大国撑不住,胜利就属于自己。事实也是这样,当年希特勒第一个撑不住,二战开打,美国赢了。只是这一次德、法、俄都长记性了而已。

 

实际上,创新乏力也是中国面临的核心问题,如果不能实现有效的技术创新,引领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大潮,不仅中美的所谓体制之争将不可避免的纠缠下去,而且社会治理的踯躅不前,甚至倒退也不无可能。因为除了底层逻辑不同,现行的公共秩序和决策体系都是建立在第二次工业革命基础上的。决策者们要有足够的时间对一个确定的主题进行深入的分析和回答,或者遵循管理框架进行作业。整个过程是机械的和线性的,这是一种严格的“自上而下”的处理方法。然而这种方法现在遇到了挑战,因为信息轰炸和舆情事件的频出,导致政府对公共问题处理越来越捉襟见肘,那边是美国社会越来越分裂;这边是网上更多的被习惯性404。一切都表明,没有新技术革命的支撑,政府受到的挤压会越来越大,以至于有德国评论员说:过去的和平环境表明,那时候成为一名优秀的政治家是如此容易。

 

所以无论从经济发展的角度,还是社会思潮发展的角度,时代都在呼唤下一次新技术革命的到来。如果春天来的晚了些,不知将有多少人倒在冰雪融化之前。

 

那些个大资本家、社会精英们是时候拂去覆盖在你们甲胄上的尘土,重拾先辈勇气的时候了。你们的竞技场是这颗蓝色的星球,不仅仅是奥运会的比赛,更不在乌克兰的边界。

 



热门文章

更多

专题文章 Fachartikel

更多

友情链接 Hotlink

申请 Antrag>>


中德文化之桥

晋ICP备15006854号 工作邮箱:unbergbau2015@126.com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注更多资讯

Scannen Sie den QR-Code mit Ihrem Mobiltelefon, um auf weitere Informationen zu achten. BINDUNG